选择语言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专题资讯 > 番禺侨讯 > 总第114期

番禺记事--广东音乐私伙局与何氏三杰

来源:34348.com银河网投 发布时间:2019-12-30 15:01:26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广东音乐私伙局与何氏三杰

文、图 / 梁谋

◎ 私伙局孕育出的“广东音乐”

广东音乐民间社(私伙局)的产生,促进了广东音乐的发展。初期,除演奏中原音乐、江南小调外,在适当的场合吹奏牌子(粤剧的一种曲目)以衬托气氛。到了1860-1890年间,出现了何博众、严老烈、何氏三杰(何柳堂、何与年、何少霞)等一批广东音乐名家,广东音乐自此有了自己的乐谱。稍后,吕文成、尹自重、何大傻、何浪萍、陈德钜、梁以忠等一大批广东音乐作曲家和演奏家,创作了大量广东音乐,为广东音乐的发展、成熟和传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现存的资料表明,这一大批广东音乐名家,也大都是粤剧音乐名家,他们为粤剧音乐的完整和成熟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当年,具有高水平的乐社(私伙局),如番禺沙湾何氏大厅(三稔厅)、翠林厅等私伙局,其成员在致力钻研粤乐的同时,也钻研粤剧粤曲的唱腔。民国初年,已有个别乐社不惜重金邀请一些当时著名的“瞽”姫(失明曲艺女艺人)到乐社唱粤曲,由乐社成员担任伴奏。当年的“姬”基本上是自弹自唱的,而在乐社唱曲则有一支水平较高的乐队伴奏,演唱效果明显胜于原来的自弹自唱。此例一开,不仅是“姬”,连粤剧和曲艺的名演员也愿意不计酬劳到乐社唱曲。这样,高水平的乐社既帮助了演员提高唱功,也由此造就出一批具有职业乐师水平的业余“玩家”。

20世纪20年代,有些粤剧和曲艺名伶因到乐社唱曲,与业余“玩家”互相切磋技艺而结成密友,并陆续有一批“玩家”被粤剧戏班或曲艺社聘为专业乐师,有些还担任乐队“头架”(首席)。这一大批业余“玩家”进入专业队伍后,对粤剧粤曲的唱腔音乐提高及广东音乐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 沙湾古镇:广东音乐发源地

“私伙局”最大的特色,就是自娱自乐,生根民间,可分为“家庭私伙局”和“众人私伙局”两大类型。据有关史料记载:300多年前,番禺著名诗人、琵琶演奏家王隼(1644-1700)和妾侍、女儿及女婿曾组成个一家四口、有弹有唱典型的“家庭私伙局”。已故著名曲艺名家陈卓莹说,大班人拿着私人的乐器到私人住宅演奏或演唱称为“开局”。这个解释有点语焉不详。据悉,清代一些富有大户人家,常邀请一些民间艺人到府内厅堂唱曲,好客的主人在门口挂一灯笼,表示欢迎邻里和乡亲前来听曲。若取下灯笼则表示已满座或唱局已完,这种唱局称为“灯笼局”。若一伙人自娱自乐“开局”,不欢迎外人听赏的,为区别于“灯笼局”就称为“私伙局”。

番禺文化之乡沙湾古镇经历数百年,从一条海湾的村落发展成为珠江三角洲的大镇,乃至成为中国名镇,乃是因为它是广东音乐的发源地,在广东音乐当时的名曲中,不少是出自沙湾何氏族人之手。

何氏家族由于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其子弟不用劳动亦能过宽裕的生活。正由于生活宽裕,族内的长辈只希望子弟们博取功名学位,何氏子弟不少人在取得功名后,不谋职业,只过着清雅悠闲的生活,这便形成了一个休闲阶层。很多人便培养起对玩音乐和唱戏的兴趣,品茗弄弦。年深日久相互影响,爱好者越来越多,形成了音乐传统。熟能生巧,循序渐进,他们当中不少人后来成了名伶和音乐名家。这便是沙湾后来被认为是广东音乐发源地的主要原因,值得一提的是,“济隆”和“民镜”是广州市成立较早、演奏水平较高的两个乐社,在20世纪20年代常被电台请作演奏直播。每次直播,电台还郑重其事在报上登出演奏曲目并刊登照片以作宣传介绍,“济隆”更曾灌录过多张唱片。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广州市的组织比较健全、能经常开展活动且影响力较大的乐社“私伙局”不下二三十个,“玩家”多出自“私伙局”,其活动与发展一定要有经济基础,也就是说凡是“私伙局”活跃的地方,不论古今都是经济发达的地方。

沙湾青萝乐坊私伙局在沙湾古镇三稔厅演奏广东音乐.jpg

◎ 何氏三杰与广东音乐典雅之美

何氏三杰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有其很深的渊源,他们是何氏家族雄厚的经济基础的产物。

由于何氏家族经济基础雄厚,产生了休闲阶层。这些人,一不去做官介入政治,二不去管理田务,更不用参加生产劳动,各种消遣活动就成了他们生活的主要内容。他们的生活特点是决定他们风格特点的主要因素。

何氏三杰的大部分音乐作品的内容,都是吟风弄月,追蝶寻花,描写大自然的美景,抒发内心怡悦之情。他们的主要作品,大部分写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这个年代里,社会风云变幻,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异常尖锐激烈,但这种社会情绪在他们的作品中反映较少。由于作曲家的生活及阶级意识局限,思想感情较缺乏时代气息,因此,他们的作品中能体现时代脉搏跳动的为数不多,内容决定形式,所以“三何”的作品风格主要是雅古、委婉柔和,给人种优美、闲适、愉悦的感觉,故此,有广东音乐典雅派之称。

典雅音乐,虽然没有明显直接的重大的社会内容,但是,它们的高雅的艺术风格,淋漓尽致地表现大自然和人的内心之美,把两者熔为一炉,因而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如《雨打芭蕉》通过阵强阵弱起伏跌宕的乐句,把疾风骤雨的各种变化描绘得惟妙惟肖,简直是“有声之画”,作曲家在这种对自然美的生活描绘中,含蓄地寄寓了自己对自然美的深刻感受,其他如《赛龙夺锦》《饿马摇铃》《七星伴月》《月影寒梅》《陌头柳色》等,都有这种特色。作者内心的种种感受并不直诉胸臆,而是渗透在对客观事物的生动描绘中,这是广东音乐的一大特色。

广东音乐是一个十分富有地方特色的乐种。它音调优雅,节奏明朗,意境幽邃,被誉为“玻璃音乐”。广东音乐在广东地区深入人心,在中国乃至世界乐坛上也有特定的地位,难怪有人说,凡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广东音乐,凡有广东音乐的地方就有沙湾广东音乐。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Baidu
sogou
穗康
手机版
智能问答
微信
  • 番禺政府网
    关注 · 微信
机构专页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