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语言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专题资讯 > 番禺侨讯 > 总第113期

番禺人物--广帮“红顶侨领”胡璇泽

来源:广州市番禺区政府 发布时间:2019-09-03 03:08:34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广帮『红顶侨领』胡璇泽

文、图 / 林干

 

1877年(清光绪三年),清政府在新加坡设立海外第一间领事馆,“兼辖海门等处交涉事务(“海门”是指英属海峡殖民地:新加坡、马六甲与槟城)。奇怪的是,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海外领事馆领事并不是从北京渡海而来的中央官员,而是新加坡华商胡璇泽,更有趣的是,堂堂大清国在海外设立第一间领事馆,这位首任领事不仅仅将自己的办公室权当领事馆址,而且还要自掏腰包支付领馆的日常开支。委任胡璇泽,其实与晚清著名外交家郭嵩焘的举荐有关。

郭嵩焘是湖南湘阴人,原为曾国藩的幕僚。他在出使赴英途中途经新加坡,看到许多华人在新加坡、马六甲和槟城居住。感到有必要设立领事馆处理华侨事务,于1876年向清廷建议在新加坡设置领事馆。这时候,在秘鲁、古巴、吕宋与苏门答腊等地陆续发生了华工遭虐待的事件,清政府开始意识到有在华工众多的国家设置领事馆处理华侨事务的迫切需要。因此,郭嵩焘的提议很快就被接纳。

对于清朝在新加坡设立领事馆,新加坡殖民当局颇有顾虑,新加坡居民大部分是华人,各帮之间矛盾重重,经常发生争斗,如果中国政府设领事馆处理华人事务当然有利于华人社会稳定,但如果以此插手当地事务,又会危及殖民当局统治。于是提出两个先决条件:一是设领属临时性安排,二是首任领事必须是“具有高尚品格和良好社会地位的新加坡华族居民,而不是来自北京的官员”。

选择何人出任首任驻新加坡领事呢?郭嵩焘力荐新加坡广府帮侨领胡璇泽为首任领事。

在十九世纪中期,新加坡当地的著名侨领有很多,胡璇泽并非最有钱和最有名的一位。但是,郭嵩焘出使途经新加坡的时候受到当地侨领的接待,独独对胡璇泽在当地的威望和办事能力印象深刻。他观察到胡璇泽处理事情比较温和中立,热心教育、医疗等公益事业,在华人中享有盛誉而且在公众事务上深得英国人信任。而且,在此之前,胡璇泽已经被俄国委任为驻新加坡领事,对于处理侨民事务具有一定经验。

于是,胡璇泽出任第一任中国驻新加坡的名誉领事。此前,俄国已经委任胡璇泽为俄国驻新加坡的名誉领事。过了两年,1879年,日本也委任他为日本驻新加坡名誉领事。以一身兼任三国领事,这在世界外交史上绝无仅有,也让胡璇泽的名字在国际外交史上流芳后世。怪异的是,这位清朝第一位海外领事的存世照片中,没有一张是穿着清廷官服,而在中国的外交史有关记载中,胡璇泽也名不见经传。

然而,外交家只是人称“黄埔先生(Mr Whampoa)”的著名侨领胡璇泽众多身份的其中之一。新加坡开埠先驱、实业家、公益慈善家、华侨领袖的不同角色都让胡璇泽在新加坡历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在新加坡中部的实龙岗地区一带,你会发现,黄埔区、黄埔河、黄埔中学和诸多以“黄埔”(Whampoa)命名的路名,都是为了纪念胡璇泽。新加坡著名历史学家柯木林评价,“胡璇泽是新加坡的先驱人物,不管是从官方还是从民间来看,他都是新加坡历史的一个坐标性的人物。”

不过,在新加坡,胡璇泽这个名字,只有个别历史学家知道,在新加坡的文献里,胡璇泽更多被称为“胡亚基•黄埔”(Hoo Ah Kay Whampoa),欧美人更直接称呼为“黄埔”。“黄埔先生”的称谓一则因为他经营的商号名为黄埔公司,二则源于胡璇泽家乡广州黄埔村是世界著名港口,在欧美贸易界无人不晓。

胡璇泽(18161880),原名亚基,字南生,号琼轩,广州番禺黄埔村(现今广州市海珠区黄埔村)人。父辈兄弟五人,胡璇泽的父亲排行第二。黄埔村所在地是古黄埔港,清代一口通商时期的广州外港,也是海关挂号口。胡家在这里耳闻目睹海上丝绸之路世界贸易的频繁,不但熟习了海外贸易的种种诀窍,也滋生了闯天下的雄心。新加坡开埠后,胡家老五率先只身到新加坡谋生,在由沼泽地填平的吻基和文咸街(Bonham Street)开了一家名为“黄埔公司”,专卖杂粮的商号。    

1830年,胡家其他四个弟兄携带胡璇泽也随后来到新加坡。胡璇泽时年十四岁,这位黄埔少年聪明智慧,精灵锐敏,兼之刻苦好学,很快就掌握了英、法、俄、日等多国语言,而英语最为娴熟。光绪四年(1878年)11月,中国驻英法大使曾纪泽(18391890,曾国藩的儿子),途经新加坡,接见了刚上任的驻新临时领事胡璇泽,曾纪泽是湖南人,听不懂粤语,胡璇泽是广东人,也听不懂曾的湖南腔“官话”,于是,两人便以英语对话,畅谈甚欢。胡璇泽有这等本事很快成为胡家同洋人打交道的主要角色。父亲去世后,胡璇泽以其出色的商业才华很快成为“黄埔公司”的主人。

新加坡作为国际航线主要货运和补给港口,所有过往商船都在这里补充食品和淡水。胡璇泽看准了这个机遇,“黄埔公司”专营供应外国商船需要的牛肉、面包、蔬菜、粮食制品。1854年更是开办了一家大型面包厂,越做越大,成为新加坡的华侨富商之一。而“黄埔”的名号更是随着各国商船远播到英、法、德、美、俄、日、奥等国。

成功后的胡璇泽不忘根本,热心公益慈善,造福华人族群。位于直落亚裔街的福德祠是华侨来到新加坡率先上岸的地方,石碑上铭刻着胡亚基以“南生号”名义,捐金二百一十元修缮的记载。他看到许多家乡来的华侨无亲无故,流离失所,便创办了广府人的社团“番禺会馆”,并且利用自己的社会名望,多次出面调停华人与华人之间、华人与其他族群之间、华人与殖民当局的冲突,减少华工伤亡。在牛车水,胡亚基创办的番禺会馆,百年来一直是广府人的大本营。会馆墙上的石碑清晰记录了百年来的脉络,其中六块,都有“胡南生”大总理的字样,记载他捐资兴建维护会馆的往事。

同时,胡璇泽非常热心教育华侨,那时候新加坡还没有华文学校,胡璇泽长年捐助莱佛士女校学生学费每人4元,这相当于一个打工者整个月的工资。他还和其他华社领袖一起,积极倡导开设中文科目,并亲自指导华文教育。

胡璇泽为新加坡社会作出的贡献让他在社会上拥有极高的威望,也因此被英国殖民当局所倚重。1864年,他被委任为陪审员。1869年,他被海峡殖民当局推选为立法会委员。数年后,又被委任为行政会议议员,成为华人担任此衔第一人。1871年受封太平局绅。

1876年,新加坡举行了首次授勋典礼,胡璇泽接受了由当时的总督威廉·泽维士亲手颁发的迈各及圣乔治勋章(C.M.G),总督叙述了胡璇泽在1854年以来在地方发生骚乱期间,对帮助恢复秩序作出的贡献,“黄埔先生的英名闻名于欧洲人,我可以说他享有盖世的声望。”

胡璇泽对新加坡影响最深远的恐怕是他倡导的城市花园化。在黄埔河涌边,黄埔西路大牌34号祖屋位置上,曾经有一座名满遐迩的私家园林,这就是胡璇泽修建的一座面积约4.7万平方米的“南生花园”,又叫“黄埔园”。当年胡璇泽为了建造自己的私人花园,从广州聘请许多园艺师来设计了一个有小型假山、人工湖、水族馆,竹子和花木的富有岭南风格的花园,成为19世纪新加坡最知名的名胜之一。

胡璇泽还积极推动新加坡城市的园艺建设,在1870年被选任为农业园艺会的副会长。1871328日,新加坡首届花卉展览会在农业园艺花园举行,暹罗国王前往参观。胡璇泽赠送了两株美花木参展,受到暹罗国王的赞赏。为了建设新加坡植物园,胡璇泽还把自己拥有的一块位置相当好的地块,换给政府作为植物园之用。如今,新加坡植物园以物种的丰富和管理的完善举世闻名,新加坡更是著名的花园城市。这当中,胡璇泽作为先驱人物功不可没。

1880327日,胡璇泽在实龙岗的家里去世,享年六十四岁。他的逝世令新加坡各界感到震惊和惋惜。中国、俄国和日本三国在新加坡的机构都下半旗对他表示敬意。

胡璇泽身在海外,心念家乡,他对家人嘱咐“死后归葬故乡”。他逝世后,家人将遗骸专门用轮船运回家乡,埋葬在广州的长洲岛。

新加坡人民对这位开埠先贤充满敬意,今天的黄埔河、黄埔路、黄埔通道、黄埔区,都是纪念这位“黄埔先生”的。在黄埔路上,有一个挂着“黄埔民众俱乐部”牌子的社区活动中心,中心的墙上挂着胡璇泽的大幅画像。在番禺会馆,作为创会会长,他的照片和事迹陈列在正堂之中。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Baidu
sogou
穗康
手机版
智能问答
微信
  • 番禺政府网
    关注 · 微信
机构专页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