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语言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专题资讯 > 番禺侨讯 > 总第113期

特别策划--解放番禺

来源:广州市番禺区政府 发布时间:2019-09-03 02:05:22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解放番禺

 

 

1927年出生,1944年参加革命,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参加东江纵队。历任珠江纵队禺南武工队铁鹰连指导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番禺独立团第一营教导员、共青团番禺县工委副书记、粤中区团委办公室主任、佛山团地委书记、高鹤县委副书记、佛山地区农村工作部副部长、高明县委书记、佛山市农委主任、佛山市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

 

 

何亦雄

 

1927年出生,1944年参加革命,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2月,在番禺市桥附近的丹山小学、忠间小学以教师身份从事地下工作。曾在“增从龙博人民自卫队”司令部当文书。广州市地下党员,番禺解放后,任番禺县妇联主任,番禺公安局看守所第一任所长、佛山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高鹤县副县长、佛山市妇联主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

 

 

东江纵队主力北撤后,留在广东的大部分指战员奉命复员从事其他工作。因此,我们到达清远江后,因为无法和八路军南下支队会合,也于当年十月复员了。组织上决定我(刘明,下同)回家乡台山工作,并将我的组织关系转回去。和我一齐离开部队的有政治指导员周挺等同志。

我们从清远经一天多的行程到达广州,身上少得可怜的旅费已全部用光,连回台山的船票也买不起。

抗战胜利后的广州,在国民党的统治下一片混乱。

蒋介石嫡系部队,均为美式装备的新一军,在军长孙立人的带领下,从缅甸由美国陈纳德航空部队空运到达广州。回到广州的国民党当局,很快就表露出贪腐的本性。张发奎肃奸,将大汉奸吕春荣枪毙,陈尸于天字码头示众以平民愤。而在禺南一带罪恶滔天的“市桥皇帝”李鸡,则得到国民党在粤官员的包庇,出入于市政府,行于权贵之门而悠游自得。当时人言愤愤:“李鸡财可通神,在穗一周花去黄金800斤。”因此得以逍遥法外。

各地到广州的军政人员,浑水摸鱼,四处搜劫,发现所谓敌伪物资即占为己有。孙立人之新一军部队,军纪废弛,每晚黄昏时候,官兵三五成群,勾结汉奸、地痞,借搜查敌伪物资为名,四处侵入市民住宅抢劫财物。

在这种混乱局面下我回到广州,身上又一文不名,正在彷徨之际,有一天,在永汉路(今北京路)上,忽然遇到了十分要好的老同学郑存颖。他知道我的情况后,建议我留在广州,等待与党组织联系。

19461月,党组织与我联系上,把我安排到番禺县谢村小学当教师,根据党“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从事地下工作。

1947年春,中共广东区委根据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关于恢复武装斗争的指示,在九连山、东江、江、五岭等地区,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北撤时留下的武装骨干为基础,先后建立东江人民抗征队、粤赣湘边区人民解放总队等14支人民武装。

1948年下半年,番禺恢复了武装斗争。

1949年元旦刚过,组织通知我回禺南(今广州市番禺区)组织武装斗争。在石镇的一条小村潭边村,9个青年小伙子,9条手枪,组建了珠江纵队禺南武工队。我那时只有22岁。武工队直接由番禺县委的特派员周健夫领导。

禺南地理条件特殊,离广州很近,河网交错,敌人的快艇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珠江三角洲平原没有大山可以依托;“大天二”(珠江三角洲一带对恶霸流氓的称谓)武装很多,各霸一方,开展游击战争较为困难。但是,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珠纵二支队活动的地方,有很好的群众基础。队伍成立后,番禺地下党从仲元中学和四乡动员了学生和青年农民参加。

5月,队伍已扩充到100多人,建立了第一连,代号叫铁鹰,也叫主力连。我当政治指导员,连长苏重生。为了迅速形成战斗力,部队将过去珠纵二支队北撤时掩藏起来的轻机枪、步枪拿出来,进行紧张的训练。开展公开的武装“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

此时,亦雄也由组织调到番禺来了,她负责在沙湾开辟新区工作。沙湾是一个敌情复杂的地区,“大天二”比较多。亦雄在那里以隐蔽身份做当地头面人物的统战工作,并利用关系为部队筹集药品。

8月下旬,据侦察,敌征粮官陈玉楷、吴干带领保警一个排20多人驻扎在石楼镇的潭山村征粮。一天,在潭山村往石楼镇的路上,我们武工队员将陈玉楷、吴干擒获。经过做他俩的工作,陈玉楷、吴干愿意配合游击队打击征粮队。第二天早上吴干回潭山,托词把征粮队带回石楼镇,我和连长则带领部队在途中进行伏击。

潭山村与石楼镇相隔l0余华里,中段有一条宽约50米的小河横隔着,靠潭山村那一侧的河边有个小凉亭,是候船的地方。靠石楼镇这一侧的河边有一座小山岗,长满密密的灌木、乔木,是一个很好的隐蔽点。山后就是岳溪村,有几十户人家,是著名港澳爱国人士何贤的家乡,也是我们经常活动的地方。我们安排武工队员扮成老百姓,在凉亭附近活动,有的捉鱼、捉蟹,有的在凉亭候船。主力铁鹰一连隐蔽在小山岗上,等待出击。12时左右,征粮官吴干带着一个排敌兵,大摇大摆来到渡口了。敌人派5个人乘第一船先过河侦察,第二船才是他们的主力,排长、机枪手都在这一船上。当第二船划到河心时,我和连长下令山上的机枪、步枪齐发,并同时命令埋伏的队伍冲下山去,在凉亭附近活动的队员也拔出手枪包围过去,齐喊“缴枪不杀”。一时间枪林弹雨,兵从天降,敌人还没清醒过来,一个个已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只好举手投降了,那几个先过河的敌兵也被抓回来。此次战斗共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20多支。从战斗开始到结束,不超过半小时,干净利落。

受初战胜利的鼓舞,同志们斗志更加昂扬,又准备另一次战斗了。

北亭是位于禺南南村镇与广州石榴岗之间的小谷围的一个小村庄。附近是一个河汊交错的大平原(现广州大学城所在地),盛产水稻。广州至南村的珠江水道从大平原中穿流而过,常有敌人的炮艇来往巡逻。平原中部突起一个小碉楼,这里驻守着敌人一个保安排,监管着河道的安全和征收农民的税谷。

9月,部队决定拔掉这个敌人的据点,扫清广州市的外围并为民除害。战斗前一天夜里,队伍从东线乔山村出发,到西线草堂村隐蔽(这里距离作战地点约半小时里程)。第二天,天刚亮,战士们化装为老百姓分批乘小艇出发,分别在碉楼附近的稻田、河涌里隐蔽,待机出击。天亮以后,敌兵集中操练完毕,搭起枪架吃早餐。我们部队立即发起攻击,敌人来不及拿枪,战士们已冲到面前,敌兵只好束手就擒。但碉楼上的哨兵仍向部队开枪顽抗,我和连长指挥机枪、步枪向碉楼猛烈射击,掩护小艇一齐冲杀过去。碉楼上的敌人见大势已去,只好放下武器了。这一役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30多支。

这时,广州已经临近解放,为了准备进城,我们禺南武装三个连队和武工队全部集中在石边村进行整训。920日,部队被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番禺独立团,团长郑吉、政治委员周健夫。

19491014日,南下解放大军已解放了广州。15日清晨,国民党的一个加强连要经过石开往市桥增援守敌。驻扎在石边村的我们的部队与敌人遭遇,发生激战。在战士们的猛攻之下,敌人一个排有20多人丢下武器四散逃窜;另一个排的敌人缴械投降了;还有一个排的敌人却冲进山岗边的一座炮楼,负隅顽抗。小战士郭英尾随冲杀过去,却不幸被敌人击中头部,英勇牺牲。经一天围攻,敌人又饥又渴,眼见大势已去,也只得在碉楼上举起白旗缴械投降了。此次战斗,击毙敌排长一人,俘虏敌军官兵50多人,缴获轻机枪2挺、长短枪50多支。

经过一年的战斗,禺南的武装队伍,由最初的9个小伙子,发展到400多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番禺独立团,民兵上千。

1023日,部队配合边纵主力部队解放市桥,番禺全境获得解放。

进城后,我从连队政治指导员提升为番禺独立团第一营教导员。这时番禺成立军事委员会进行军事管制,并开展建立县、区、乡各级政权和各种群众组织、清匪反霸、巩固社会治安等任务。     

当时,市桥的治安还是较为严峻的,敌人刚刚撤退,敌特仍潜伏继续活动,禺北还有土匪活动。我们连队一方面要赴禺北剿匪,一方面要在禺南维持社会治安,而且还负责县军管会(即当时的县政府)的保卫工作和门前的值班,任务十分艰巨。

进城后,亦雄被调到番禺县当妇联主任,发动群众支持新生政权。

19502月,经过多年的相恋,我和亦雄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久,镇压反革命运动在全国铺开。1951年,亦雄因此被调到公安局。

镇压反革命运动是195012月至195110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始进行的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同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并称的三大运动之一。历时两年多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如狂风暴雨般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范围涉及全国几乎所有地区,从根本上肃清了国民党残留的反革命势力,并清除了一批帝国主义间谍。曾经猖獗一时的匪祸也已基本扑灭,我国的社会秩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定,有力地支持、配合了土改运动和抗美援朝战争。经广泛的宣传和各种形式的会议动员、血泪控诉,镇反之后人民群众支持共产党,共产党和新政府的权威已经相当牢固地树立起来了。 

不仅如此,由于镇反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捕杀地方恶霸,以及惩处那些历史上曾经危害共产党人的分子为重点,间接取缔打击任何可能结成团伙的社会黑恶势力,藉以发动社会上的积极分子,组成联防及居民治安小组,因此也大大加强了社会的治安力量,极大地降低了刑事案件的发案率。

在番禺县公安局,亦雄和另外三个同志举办“反动党团骨干训练班”,对番禺的国民党骨干分子进行集中教育。不久,番禺县抓捕了230名国民党军政人员、恶霸“大天二”、特务。为了配合镇压反革命运动,亦雄被调去公安局当审讯员,随后担任了番禺公安局看守所的第一任所长,也是中南地区公安局看守所唯一的女所长。

一个23岁的女同志,审讯、看守形形色色的敌人坏人,在许多人眼中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一些被关押的犯人起初也欺负她是女同志,不服管教,不老实交代问题。很快,亦雄以她干练果断的作风,实事求是的原则让犯人服服帖帖,而大案要案更是她亲自主审。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我们解放番禺70周年,前不久,广州电视台为拍摄庆祝70周年的电视专题片,专门邀请我回到重返战斗过的北亭、石等旧战场,回顾那一段血与火的经历。当我看见这些当年偏远贫瘠的农村现在成为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生机勃勃的城镇,我感到我和我的战友们不枉此生。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Baidu
sogou
穗康
手机版
智能问答
微信
  • 番禺政府网
    关注 · 微信
机构专页
Baidu
sogou